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才不会恋爱呢裕也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你好意思说我啊?

第二十章 你好意思说我啊?

        “什么!?”

        在教室里,高岛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就连他旁边的本木也是一脸的呆滞。

        “你刚刚说什么?我好像出现幻听了,你再说一遍。”

        裕也的脸上浮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教给我快速提高学习成绩的方法,不要不识好歹让我跪下来求你。”

        “那,那你跪一个给我看看。”

        裕也没跪,但是他举起了梆硬的拳头。

        “我就开个玩笑……但是你这不是开玩笑的吧?你真的要学习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裕也觉得自己的人设在这群狐朋狗友之中出现了些许的问题。

        “我会想要认真学习很奇怪吗?虽然我平时成绩也没有多好,但是也不能说是很差吧?”

        “也就一般,但是你会想要主动去学习就很离谱。你平时是个什么样子,大家心里都清楚,你就别搁这欺骗自己了。”

        麻了。

        如果可以的话,裕也其实也不想认真学习的,但是没办法,谁让赌约的内容就是这个呢?为了达成目的,就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

        “要是不帮忙的话就一边去,我很忙的。如果这次考试考不好的话,我的下场会很惨的。”裕也开始愁眉苦脸起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平时你要是认真学习一点的话,哪会有现在这种烦恼。”本木说出了再正确不过的大道理。

        “你好意思说我啊?你平时测试甚至都不及格的吧?”

        “但是我不用烦恼这个问题啊,我耐揍。”

        本木理直气壮的回答堵的裕也哑口无言。

        “虽然他这有点说废话,但是……道理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隐藏在网瘾少年人群中的真学霸高岛如此说道:“而且,你问的这个问题也是相当地不专业,要是真有什么快速提高学习成绩的方法,外面的培训公司早就关门大吉了。哦,有一个……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作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裕也趴在桌子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你以前不是也没事吗?怎么这次发愁起来了?”本木还稍微有些好奇。

        “稍微有一点比较特殊的情况……不过算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提升一百二十分,应该不是很难吧……”

        “你在想桃子呢!?你以为你以前考的是零分吗?”高岛拍了一下裕也的脑袋,转身就走掉了,过了几秒钟,从后面扔了几本本子过来:“我笔记借你看看,你最好是拿回去好好抄一遍,然后再把这里面的东西都理解一下。虽然一百二十分有点不太现实……不过应该能帮你点忙。”

        “哦!谢了!”裕也一点都不客气地随手翻了翻高岛的学习笔记,里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各种各样的知识点和例题,甚至还有一些题目的分析……裕也有些能够理解为什么高岛能够成为学霸了。

        明明都是网瘾少年,差距却很大呢。

        “本木,你要不要?反正裕也一次也抄不完,你玩的话也可以借你抄一下。”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高岛也问了一下旁边的本木。

        后者直接摇头。

        “不要。你这才最多两个月的笔记而已,我又不会遇到这种情况,等快要期末考试了再借我抄吧。”

        “你这混蛋!等快要期末考试了还来得及!?你们不要给我小看学习啊!”

        虽然被网瘾少年教训了,但是确实得到了能够短暂且迅速提高自己实力的道具还是让人欣喜。

        两个月的学习内容其实也不算特别多,裕也在学校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抄完了,多亏了高岛的学习笔记写得很详细,光是抄一遍都感觉能补上许多东西。

        当然,如果没有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试图给自己打好基础的泷村惠的话,想要达成这样的效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毕竟能看懂答案和能够解出题目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虽然因为抄笔记导致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学习,但是把高岛的笔记抄回去也算是有不小的收获。至于今天没学的部分……裕也已经划出来了,等着晚上回去问泷村惠补上呢。

        下午放学过后,裕也前往了花店,不过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是,裕也今天抱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在这没有什么客人的花店里看起了笔记,并且试图理解其中的内容。

        很离谱的是,和老板娘打过招呼并且坐下看了一会之后,有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按在了他的的头上。

        裕也转头一看,是老板娘,此时此刻,她正一只手摸着裕也的脑门,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脑门,似乎正在对比。

        “没发烧啊?”

        “……我没生病,也没受什么刺激。”裕也撇了撇嘴,往后稍微倾斜了一下,躲开了老板娘的手:“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吗?想要让邻居家的女孩子不要每次都来打扰我打游戏,这就是赌约。”

        “以学习成绩来当做赌约?很像是学生身份会做的事,但却不是学生会做的事呢。”

        这充满了哲学意味的话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反正店里现在也没有客人,让我看会书啦。”裕也发出了好孩子的声音。

        “唉,我就不懂了,明明有更简单的方法,你为什么就不用呢?”老板娘在旁边插着腰:“你直接给人家送些花,人家心情好了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没这么简……嗯,好像也还可以。”裕也悄悄思考了起来:“虽然光送花肯定没什么用,不过她心情好的话,到时候达不成条件,也比较好谈判呢……果然还是送吧。”

        “就是就是,哪有女孩子不喜欢花的?更何况你还有求于人家,送花肯定没错。”

        “那老板娘你觉得我该送什么花啊?”

        “那还用问?当然是玫瑰啊!”

        裕也听了,直接低下了头,继续看起了书。

        老板娘虽然看起来挺热心的,但就是有的时候有点不太靠谱,有点难顶。

        五点半,裕也下班回家。

        除了他带着的书包以外,手里还多了一朵被包好了的红色的花。

        裕也的眼角不断地抽搐着,手里拿着这朵被塞进手里的玫瑰,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