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才不会恋爱呢裕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我吃完了!

第二十一章 我吃完了!

        打开门,回到家里,厨房的方向又传来了熟悉的忙碌的声音,泷村惠应该正在做饭。

        今天打工回家裕也就有点不太敢再接着喊一句“我回来了”然后到厨房去和泷村惠说话去了。他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没有急着去厨房,而是悄悄地上了楼,放下了书包和那朵玫瑰花,然后才下楼去。

        这朵花,老实说不管怎么想都有点不太合适,但是就这么扔了好像也不太行,裕也决定思考一下这个东西有没有什么操作的空间再做决定。

        下楼去,悄悄地来到厨房门边张望,看到了围着围裙,正在做晚饭料理的泷村惠。

        “我回来了。”

        “啊?”泷村惠好像被裕也突然的一声招呼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回来了啊?我刚刚都没有听到你开门的声音。”

        “可能是你做饭太专注了吧。”

        泷村惠似乎又恢复正常了,裕也松了一口气,来到了餐桌边上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今天晚上有什么好吃的?”

        “就和平常差不多吧。要是有什么想吃的东西,记得提前和我说哦。不过也就只有这几天罢了。”

        她转过头去,继续准备着晚饭。虽然不知道她昨天为什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不过现在好像也没事了。

        那就还挺好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以后机会还多的是呢。”

        毕竟泷村家就在隔壁,抛开别的因素不谈,就真贤家和泷村家两家家长的关系,裕也并不觉得他们以后就不出去玩了。自己和泷村惠又还是学生,当然不可能像他们这样到处去玩,到时候还得麻烦她。

        不管怎么看都不觉得会是小概率事件。

        裕也觉得自己的想法还是挺符合逻辑的,于是在那里非常满意地自己点了下头,又看向泷村惠的时候,却发现她好像僵在那里了一样。

        “惠姐?”

        “诶!怎,怎么了!?”

        她好像又受到了什么惊吓。

        虽然裕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这两天泷村惠的反应着实是有些不太对劲,这不禁让裕也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最近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是生病了吗?”

        “没,没事,只是稍微有点……嗯,可能有点感冒吧。”

        “要多注意身体啊。”裕也站了起来:“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有那么一秒,泷村惠感到了窒息。

        不过裕也的速度很快,很快就从客厅倒了一杯热水过来,放在了桌子上,搓起了手:“呼……有点烫,先放一会,等惠姐你忙完了再喝会比较好。”

        泷村惠的窒息从一秒变为了两秒。

        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吹着自己手指的裕也,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在故意气自己,但是很可惜,泷村惠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稍微看了两眼过后就又把头转了回去。

        微微鼓起了嘴,在心里骂了起来。

        裕也也没有多说话,一边坐在桌子的边上安静地等待着泷村惠做好晚饭,一边思考着自己房间里的那朵花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晚饭倒是已经做好了,帮着泷村惠把晚饭都端到了桌子上。

        “我开动了。”

        两人吃起了饭。

        “裕也,你今天在学校有好好学习吗?”泷村惠主动地问起了裕也的学习状况。

        “那当然。”裕也即答,不过下一秒他就想到如果自己表示自己学得很好的话,那今天晚上不止没有补习,甚至还可能直接高强度进去下一阶段……这就有点太可怕了。

        于是,裕也拖长了声音:“嗯……其实吧,我感觉今天的内容有点难,学得并不是特别好……”

        刚说完,裕也就感觉到了泷村惠瞪视过来的眼神。虽然平时就已经习惯了她的眼神攻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瞪视特别有威慑力,搞得裕也有点脊背发凉。

        “你就是这么对待学习的吗?”不知道为啥,泷村惠的眼神看起来比平时凶狠得多了。

        那种“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你为什么每天都在打游戏”的仿佛看你非常不爽的老妈一样的眼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泷村惠稍微有些奇怪,但是裕也知道攻击现在要是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等会会死得很惨。

        尽管未来也要追求,但是没有没找的话,那自然也就没有未来了——裕也觉得自己现在得自救了。

        “等,等一下!我有很认真在学的哦!真的。平时的笔记也有在记,只不过今天刚好,嗯……稍微有点,集中不了注意力……”

        裕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岂止是集中不了注意力,今天在学校的一整天都在抄笔记,人都要抄麻了,哪有什么时间听课。裕也甚至觉得这是自己上学以来最好学的一天。

        泷村惠听了,原本还很凶狠得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变成了那种……大概是在担心自己是不是生了什么病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为啥她的脸也跟着红起来了,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这样啊……”她喃喃道:“……有必要这么期待吗?”

        “嗯?”裕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从刚才开始,不,确切来说是从昨天开始,泷村惠的反应就一直在正常和反常之间不断横跳,明明是在和她说话,但是话题却又跟微妙地没有对上,上次看到类似的情况……果然还是在灵异类的小说里。

        ……

        这有点太恐怖了。裕也觉得自己有点遭不住。

        但是要怎么办才好呢?

        ……

        先试探一下,万一是自己误会了呢?毕竟自己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要讲究证据。

        “对了,惠姐,明天就是周末了,下午你有空吗?要不要去外面逛一下?感觉好像有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一起出去走一下,或者去神社……”

        裕也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泷村惠像是饿了好几天的人一样疯狂地刨着碗里的饭,没几下就全部吃完了。

        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猛地站了起来。

        “我吃完了!”

        蹬蹬蹬地就跑掉了。

        裕也人都傻了。